当前位置:首页 > 开店调查

时隔十二年,“大头娃娃”事件风波又起,国内乳业能赢回信任吗?

2020-05-18      来源: 开店邦     作者: 开店邦

摘要:


摄图网_500681566_wx.jpg

12年前,作为当时国内知名品牌的三鹿,在奶粉中增加了违禁成分——三聚氰胺,这场事故毁掉了很多家庭。很多孩子在喝了这种毒奶粉后,身体出现了营养不良、全身停止发育、脑袋奇大、肾结石等问题,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 事件发生后,很多家长十年怕井绳,条件再艰难,也会尽可能为孩子购买价格高昂的进口奶粉。

近日,奶粉事件再次发生,湖南郴州“大头娃娃”事件频频登上各大媒体的显著位置——郴州市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将一款蛋白固体饮料冒充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销售给牛奶过敏儿童,虚假宣传特殊功能,导致不少孩子深受其害。其中,郭先生3岁的孩子中毒最深,已经喝了89罐,孩子一直发育比较迟缓,体重也很轻,已经形成了无可挽回的健康影响。


目前,虽然湖南省人民政府高度重视,责成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郴州市等组成调查组对涉事商家彻查,但很难不会引起人们的质疑,这么大宗的假冒医用固体饮料,是怎么堂而皇之地摆上爱婴坊母婴店的货架上的?


“固体饮料”当奶粉卖,商家丢掉的岂止是良心?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于2016年发布的《城市0~24月龄婴幼儿过敏性疾病症状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城市0-24月龄婴幼儿家长报告儿童曾发生或正在发生过敏性疾病症状的比例为40.9%,过敏性疾病各症状的现患率为12.3%;患病高峰在4-6月龄,6月龄以后患病大幅下降,男童的患病水平高于女童。19.8%的调查对象曾就医,并被诊断为过敏性疾病。


从报告不难看出,特医奶粉在中国的市场十分广阔,需求量很大。在这一庞大市场下,固体饮料假冒特医奶粉的案例,此前已发生多起。

据媒体报道,很多孩子的家长之所以选择这款叫倍氨敏的“特殊奶粉”,是因为孩子对牛奶过敏,有部分无良医生建议家长购买氨基酸奶粉给孩子食用。 这时,永兴县最大的母婴店爱婴坊找到了“商机”,导购不遗余力地推销一款据说等同于奶粉的“固体饮料”。 加之无良医生的背后推荐,家长没法检验“固体饮料”的可靠性,又是在正规连锁店购买,又有店员拍着胸脯保证,这才误导不少家长“上当受骗”。

市面上的确有这么一种特医奶粉,是通过食品技术调整奶粉成分,满足患有特殊疾病或者特定医疗状况婴儿的营养需求。

但是,让家长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固体饮料中对于蛋白质、脂肪以及碳水化合物等的种类以及含量技术要求低或者没要求。如果长期将固体饮料用于特殊医学用途,会造成婴幼儿营养不良,普遍存在维生素D缺乏,发育迟缓症状。


事件爆发后,不少家长到有关部门进行了投诉,但得到的答复却是“证据不足”。而更令人生疑的是,5月12日,陈女士拿着家中剩余的半罐奶粉前去永兴县的工商管理局要求检测,对方表示已经拆装无法检测。


饮用这种“固体饮料”的孩子们要么“从会说话到现在,喉咙一直是沙哑的”,要么出现明显的发育迟缓,如果这样都是“证据不足”,那包括商家和说这话的相关工作人员,丢掉的岂止是良心?

是谁生产了这款产品,背后的利益集团谁在掌控?


2020年5月11日,湖南电视台《经视焦点》栏目报道郴州市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以蛋白固体饮料冒充婴幼儿奶粉进行销售欺骗消费者”。经了解,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从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先后购进“倍氨敏”法国进口深度水解乳清蛋白(蛋白固体饮料)47件,2019年10月前全部售出。


于是,生产这款“固体饮料”的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被揪了出来。 但该公司市场部公关经理对媒体表示,“倍氨敏”经由第三方检测产品质量合格、标签合格,包装清晰标注是固体饮料,公司没有夸大宣传。并称“喂养小孩需要营养全面均衡,需婴幼儿配方奶粉、辅食、水果、维生素、矿物质等,仅仅补充蛋白是不够的,不能当成奶粉用。” 言下之意就是,我们没说这是奶粉,只是一种饮料,家长当奶粉用,责任不在生产厂家。很显然这是一条环环相扣的灰色利益链。

2019年郴州同样曾发生一起“大头娃娃”奶粉事件,“全因郴州儿童医院医生向患儿推销奶粉所致”,只不过那个固体饮料的名字叫“舒儿呔”。 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无论是“舒儿呔”还是“倍氨敏”,背后肯定有一条灰色利益链。否则,就无法解释一小罐四百克的“倍氨敏”就卖到三百块钱,这后面不知藏着多少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周扒皮”。

孩子们能否避开“灰色地带”?还能相信小区旁的母婴连锁店吗?

事件发生后,很多记者都赶去出事的母婴店采访,看到的情景几乎一样:县城中的多家“爱婴坊”母婴店均正常运营,虽然引起争议的“倍氨敏”产品不再售卖,但货架中其余品牌植物固体饮料仍在货架上陈列。 5月13日晚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微信公众号发布了《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选购消费提示》。


文中指出,为了满足进食受限、消化吸收障碍、代谢紊乱或特定疾病人群对营养素或膳食的需要,我国对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实行严格的注册审批制度。


例如产品标签上标识的产品名称应为产品注册审批名称,如“XXX特殊医学用途婴儿无乳糖配方食品(粉)”“XXX特殊医学用途婴儿氨基酸配方食品(粉)”等。此外,合法产品标签上会标注产品注册号。


而记者调查发现,“倍氨敏”在品牌下方注明的字样为“深度水解蛋白&无乳糖配方粉”,而这款产品其实并没有取得婴幼儿配方食品授权。

很显然,从产品设计开始,他们就是奔着忽悠消费者去的。 不少消费者存疑,连“爱婴坊”母婴店这么知名的连锁店都能出问题,别的母婴连锁店能干净吗? 记者调查发现,这种以假乱真的伎俩,在各大母婴连锁机构时有发生,只是没有引发郴州这么严重的后果。


有乳业分析师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除了人员从业素质低,产品准入门槛低外,高利润是诱使其铤而走险的最大原因,再加上母婴店从业人员存在法律意识淡薄,明知违法依然做一些误导式宣传,是利益驱使下的疯狂行为。


“大头娃娃”事件,能否引起乳业多米诺骨牌效应?

“大头娃娃”事件后,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在公园看孩子的年轻母亲,问她们是否还相信小区门口的母婴店,回答多是再看看。 一个心直口快的年轻母亲说,如果店员真的存在虚假宣传,那肯定不止“固体饮料”一种,其余的真奶粉也会有以次充好的情况。因此,她决定让朋友从国外买奶粉,那样还放心些。

这样看,“大头娃娃”事件能引起乳业多米诺骨牌效应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现在正在发生类似的事情。

5月15日开盘后澳优跌幅扩大至9.41%,后回升至5.38%。 公开资料显示,“倍氨敏”厂家为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最大股东为肖诗弧,持股比例67.9%。“倍氨敏”商标就是该公司注册的。肖诗弧同时也是美优高乳业(湖南)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控人。美优高乳业官网称,其是“澳优乳业旗下高端婴幼儿奶粉品牌”。

澳优乳业于2009年10月8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是中国首家在港上市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其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公告显示,一季度收入为人民币19.3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增长27.3%。毛利率为53.9%,较去年同期提升4.7个百分点。2019年,澳优乳业实现收入67.36亿元、净利润8.78亿元。 澳优乳业原持有美优高乳业30%股份,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5月13日,澳优乳业(中国)有限公司退出了美优高乳业(湖南)有限公司,不得已做出紧急切割行为。

虽然澳优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头娃娃事件与澳优没有关系。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次是肖诗弧惹祸了。 因此,很多业内人士持悲观态度,认为大头娃娃事件或引起乳界多米诺骨牌效应,肖诗弧真是害人又害己。


不过,也有好消息。大头娃娃事件后,多地迅速部署对该产品在当地流向进行摸排,并对全部母婴店、特医食品生产企业进行专项检查。 希望这不是一阵风,刮过去就完了。

注:来源/开店邦 ,作者/开店邦,图/摄图网,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开店邦网立场。

关键字: 奶粉、大头娃娃
0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点击换图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最近发布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