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店头条

“网络直播”红利时代到来,您准备好上车了吗?

2020-07-28      来源: 开店邦     作者: 开店邦

摘要:直播带货,2020年最热的“风口”‍

近日,新一季《乡村爱情》开拍,一直受到观众欢迎的“刘能”,却传出换角的消息。

  

这一消息得到了赵本山众徒弟及王小利妻子和儿子的证实。

  

王小利的妻子在直播中说,原因不一,不便多说。

  

但据可靠消息,这次临阵换角的原因是:直播。

  

有人说了,别瞎扯了,直播碍着谁了?

  

的确碍着谁了。

  

疫情原因,刘老根大舞台基本没有开业,一些演员没有经济来源,赵本山开始允许他们在网上做直播。

  

009.jpg

注意,是因为疫情原因,刘老根大舞台没开业,才允许徒弟们直播挣点零花钱。

谁曾想,王小利直播一天下来挣几万,和去刘老根大舞台演出一天挣几百,形成鲜明对照。

  

于是……


当然,赵本山没有官宣原因,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都是直播惹的祸。‍




中国网络直播那些事




在搜索引擎输入“直播”,一连十几个页面,不是直播平台的广告,就是直播用品的广告,那真是此起彼伏,一浪更比一浪高。

  

网络直播,是可以同一时间透过网络系统在不同的交流平台观看影片,是一种新兴的网络社交方式,更是一种崭新的社交媒体。

  

008.jpg


网络直播吸取和延续了互联网的优势,利用视讯方式进行网上现场直播,可以将产品展示、相关会议、背景介绍、方案测评、网上调查、对话访谈、在线培训等内容现场发布到互联网上,利用互联网的直观、快速,表现形式好、内容丰富、交互性强、地域不受限制、受众可划分等特点,加强活动现场的推广效果。现场直播完成后,还可以随时为读者继续提供重播、点播,有效延长了直播的时间和空间,发挥直播内容的最大价值。

  

关于网络直播是什么时候兴起的,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2016年是直播元年


另一种说法对此嗤之以鼻,说,20年前就有“网络直播”了。

  

其实,第一种说法,应该是网络直播开始疯狂的节点;而第二种说法,只是网络直播的雏形吧。

  

不过,这几年来,也就是第一种说法的2016年以来,的确是网络直播飞速发展的时代,一批直播平台倒下了,也有一批独角兽随之诞生。在直播平台和用户互相成长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用视频直播来记录事件、表达想法。

  

随后,各家平台的内容和战略也开始形成三点共识:

  

一是引进明星资源,打造头部红人,简称“明星化”;

  

二是多点开花,垂直精细化运营,简称“垂直化”;

  

三是营造社区氛围,引导用户社交,简称“社交化”。

  

无论如何,现在都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做主播的时代。直播行业似乎也成为盈利最快,最能赚钱的行业。

  

其实,说20年就有直播,是60后、70后的一种怀旧情结吧。

  

007.jpg


在QQ、微信都还不存在的年代,网站就是网络的代名词;网站上有聊天、贺卡、文学、相册等栏目,当然,还有游戏。我记得当时一款金庸群侠传的MUD游戏特别受欢迎。

  

1999年网站推出了视频聊天功能,有人就在群聊时开视频展示才艺,吸引网友围观并付费,跟现在的网络直播很相像。


那就算是网络直播的最早雏形吧。‍



直播带货,2020年最热的“风口”‍




7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新媒体蓝皮书。


蓝皮书指出:直播电商将成为电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并将极大地促进电子商务从销售端向生产端延伸。


此外,蓝皮书还指出了直播电商发展的几个趋势:全民皆主播,万物皆可播;直播电商向直播经济迈进;直播电商不断向货源靠近。

  

其实,不用官方蓝皮书大家也明白,“直播带货”绝对是今年最热的“风口”,明星、主持人、企业大咖纷纷走入直播大厅,变身带货主播,加入直播带货大军。流量小生、流量美眉、流量大爷不断诞生。更多的直播达人,其实几个月钱还是和我们一样挤公交上班的年轻人,像抖音红人呗呗兔,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美妆销售,摇身变成拥有一千万粉丝的头部直播达人。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于子蛟,虽然心怀艺术梦想,但却处处碰壁,在从事过房地产,餐饮等行业后,却在抖音戴上了“618直播带货榜单第一”的桂冠。

  

006.jpg


还有很多,不再赘述。

  

毫无疑问,一些偶然走近直播的普通人,靠直播卖货,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当然,平台也不宜余力支持这些有梦想的直播带货小白,不仅从技术上支持,如加直播特效等,还会在直播前宣传预热。

  

在刚刚结束的抖音“717奇妙好物市集”活动中,平台为扶植中小达人还设立了无门槛报名,投入亿级流量曝光和数百万dou+奖励,来激发普通主播和新晋主播的带货积极性。


可以说,平台造就了很多“达人”,“达人”也成就了平台。‍



网络直播带货也有“瑕疵”




网络直播在成就了很多“达人”的同时,也开始频频“打人”。

  

先是罗永浩带货遭中消协点名批评其虚假宣传、得物App卖假货,再就是“小兵张嘎”因带货失误抵押百万豪车还债,后边明星曾志伟直播卖货“翻车”,捞金被疑卖假酒。

  

005.jpg


曾志伟这次直播,售卖红酒、白兰地、威士忌等24款酒,短短五个小时创下了超过1400万元的销售佳绩。然而直播过后,大量网友在评论区留言质疑其卖的是假货,条型码真伪无法扫出,纷纷要求退款。

  

明知是欺骗、误导消费者,为了挣钱仍参与代言行为,甚至为了凑“流量”,刷单、买评论等违法行为的主播越来越多。


明星“翻车”,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但一些草根直播从业人员若兜售假冒伪劣产品,消费者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比如,一些大型商品批发城旁边,都会有一批专门通过线上直播卖货、小商品城拿货的人群。他们在几大电商平台开店,等有人下单就到附近批发市场拿货,然后找物流公司发货。其经营模式像极了改革开放初期的“皮包公司”。因为不确定市场里货的真假,即使卖出去伪劣产品,主播自己也不知道。

  

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全国电商直播超400万场。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0亿,较2018年底增长1.63亿,占网民整体的62.0%,预计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9000亿元以上。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在线电子商务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被调查消费者中有37.3%的消费者在在线购物过程中遇到产品质量问题,但只有13.6%的消费者遇到了维权投诉。提起诉讼之后,低的权利保护率导致了假货的蔓延。

  

004.jpg


因此,建立直播人员诚信身份认证和产品追溯机制,建立黑名单制度,加大失信惩戒力度,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还有一个隐性问题:有些主播名为带货,其实暗藏涉黄交易;一些网络平台,如已经关闭的“红杏直播”“蜜桃秀”等,依然野火烧不尽,为了利益不惜铤而走险。


好消息是,目前商务部正在探索政府全民直播新模式,拟在云南西双版纳,山东德州,河北沧州等地开展试点工作,通过组织直播电商人员专业培训,促进创业带动就业。同时,组织地方知名品牌通过各大直播平台统一销售,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实现促进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新格局。‍



网络直播红利时代到来,您准备好了吗?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之所以青睐“网络直播”,大多是觉得门槛低,投资少。

  

其实,一个好的电商直播人员,你只看到他人前的辉煌,却不知其幕后的艰辛。就连如何运营粉丝,如何撰写直播剧本,如何在不同的时间段介绍不同的产品,从哪些方面对产品进行挖掘等问题,都是每天的必修课。

  

好在现在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个行业,人社部联合多部门甚至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正式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为带货主播转正。这就意味着,直播销售员将从业余玩票性质,成为一个正当职业。

  

003.jpg


而电商平台也需要随势而动,提高自己的平台优势。

  

首先,电商直播人才的培养,不能仅仅是培养千万个“李佳琦”。

  

虽然一些高校设置了直播销售员课程,但却没有成熟的教材;况且,业界变化很快,学校跟行业结合得也比较浅,依照“李佳琦”们比葫芦画瓢,绝对是行不通的。

  

即使现在开始研究教材,有些领域一两个月就换一种玩法,教材出来也是马后炮,甚至废纸一本。


怎样在缺师资、少经验的情况下,让学生学习到实用的知识,是现在电商直播人才的培养关键所在。


再加上未来直播行业必定细化分工,需要高层次人才,仅仅靠“李佳琦”们的现成经验,还远远不够。


我们应该看到,现在表面上看是抢主播的热潮,但冷静以后比拼的应该是主播背后的东西——品牌打造能力、营销推广能力、供应链能力、产品议价能力及数据分析……这些都不是一日之工。

  

其次,电商平台在“人、货、场”三个因素中,要找到自己的优势。

  

7月20日,腾讯直播开启免费入驻通道,誓言捧出一万个“薇娅”。

  

腾讯完全可以这么说,因为在电商平台在“人、货、场”三个因素中,腾讯的优势是人和场,货的来源也不缺。这就等于说“天时、地利、人和”俱全,剩下的就是如何操作了。


002.jpg


很多人只看到了抖音、快手等公域直播平台的辉煌,却忽略了腾讯这一以私域为主的直播平台,也有着自己的优势。


腾讯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已达到12.03亿,背靠国内最大的流量池,腾讯直播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也就顺理成章了。业内人士预言,此次腾讯直播的免费入驻模式,也让更多中小企业和个人有机会进入直播的赛道,让“全民主播、人人带货”真正成为可能。

  

而在这种迎面而来的大冲击下,其他平台想要生存和发展,就要仔细寻找自己的优势了。

  

第三,借助“补贴”浪潮,普通人也能成就自己的美满人生

  

前不久,“口红一哥”李佳琦落“沪”的消息刷屏,让人们真正静下心来,重新审视网络直播这个新兴的职业。还没等人们缓过气来,人社部增设“直播销售员”新职业,以及早些时候薇娅成为云南省青联增补常委的消息纷至沓来,一次次从政策层面向电商直播释放利好。

  

001.jpg


另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已有14个地方政府发布文件,表示要鼓励电商直播发展,打造产业集群。如,广州、四川等6地均提出要在2022年之前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石家庄、广州市花都区、杭州市余杭区三地提出,要对主播进行人才认定,与当地的人才引进政策进行挂钩,可享受相应住房、子女入学等优惠。义乌还于5月颁发全国首批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目前已有两千余人拿证。

  

这些说明什么?网络直播红利时代到来!

  

第四,李佳琦神话不可复制,平台及主播都不宜简单模仿。

  

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端指出:“李佳琦、薇娅、辛巴等素人出身头部主播的带货神话是不可复制的历史性产物,即便他们背后也都有庞大的选品招商团队和强势供应链支撑。商业创新的很多东西都需要时间和实践来检验,未来的商业是生态本位的,不必因为一时风起就过分夸大特定群体的作用。”

  

因此,任何平台和主播,简单模仿李佳琦,都属于东施效颦,很难成功。‍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日前共同发布了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20)》。报告指出,中国新媒体发展已经迈上“5G+”新起点。

  

报告显示,当前,互联网企业纷纷入局直播赛道,直播和短视频赛道红利显著。同时,直播、短视频等领域的网络监管将会快速跟进并不断严格化,直播和短视频将会持续发挥公益价值、社会价值。

  

当直播由“游戏”变为创业,一个新的时代真的来临了!


关键字: 直播
0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点击换图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MORE
最近发布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