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开店头条

雪王子:内外兼修,打造独一无二的“城市冷链”行业名片

2021-09-29      来源: 开店邦     作者: 开店邦

摘要:冷链的业务神经很庞杂,雪王子瞄准了城配这一细分领域。

冷链作为生鲜、食材及低温药品的“保护神”,一直低调地静默在大众的视野中。人们品尝着鲜美的食物,感受着味蕾的雀跃,却极少关注这背后的运输逻辑。直到新冠疫情的出现,“冷链”开始频繁的抓取大众眼球,成为百姓间制造交集的热谈。


疫情对全球各个产业的影响不必言说,但这场大洗牌似乎对冷链产业格外开恩,不仅没有在危机中江河日下,反而像被注入一剂“强心剂”,节节攀登,态势凶猛,在后疫情时代成为数不多的大热产业之一,受到政府及市场的极大重视。


冷链的起源于19世纪上半叶冷冻机的发明。继而电冰箱开始进入消费市场,为万千家庭服务。到20世纪30年代,欧洲和美国的食品冷链体系已经初步建立。40年代,欧洲的冷链在二战中被摧毁,但战后又很快重建。现在欧美发达国家已形成了完整的食品冷链体系。


我国的冷链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1998-2007年的萌芽阶段。代表事件为1992年夏晖物流进入国内市场


第二阶段

2008-2017年的起步发展阶段。全球知名的美冷、普菲斯、太古等外资冷链公司纷纷进入中国市场,中外运、招商局等央企开始布局冷链,双汇、光明等上流食品企业成立独立的物流公司,京东、天猫等开始尝试水生鲜电商等


第三阶段

2018之后的迅速发展阶段。体现为产业环境升级、冷链意识升级、技术装备升级、管理模式升级、经营理念升级等


2008-2017年十年间,随着国外品牌的大量涌入,国内一些嗅觉灵敏的企业家也开始伸出触角,有意涉水。陈辉创立的深圳雪王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就是诞生在这个时期。



冷链的业务神经很庞杂,但雪王子瞄准了城配这一细分领域,早期的布局主要是做餐饮门店、甜品店、咖啡厅及五星级酒店和高端餐饮的冷链配送。随着在这个行业的深耕发展以及对市场动态的领悟,雪王子很好的保留了“初衷”,并持续地做到聚焦。在行业发展迎来政策利好的关键时期,雪王子紧抓机遇,成为国内冷链产业迭代升级的骨干力量,打造了独一无二的“城市冷链”行业名片。




01

从失败走向成功,靠的是敏锐的商业洞察力



2008年,陈辉在深圳开始创业,2014年来到上海发展。

  

现在,雪王子属于双总部运营。




陈辉出生在西北,从小的饮食结构以肉类为主,所以陈辉把最初的业务定位在做优质蛋白质,涉及牛肉、禽肉等,业务发展的很快。后来他发现海鲜也是一块很大的蛋糕,于是便组建一个由台湾人组成的团队,准备大干一场。因为团队成员都是渔民的后代,从小就接触海鲜,具有先天的优势,所以陈辉满怀信心。但事实证明,初试牛刀的陈辉还是没能避开认知的盲区,台湾和内地的地域差距、消费场景、消费模式和消费观念都不相同,按照台湾的销售模式,在内地根本行不通,这一实验最终夭折。


之后,陈辉深刻反思并及时的调整了业务方向,决心做精做透,聚焦牛羊肉,重点在牛肉品类发力。

  

陈辉坦言,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冲击很大,却给了冷链一个极好的机会


因为全球各国的疫情形势不同,在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中国的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而雪王子的牛肉的货源地主要是美国和巴西,这时候,陈辉借机在美国抄了底,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将大宗牛肉运到了国内,让雪王子成为行业里为数不多的在疫情中存活下来并且盈利的公司。

  

这正应了一句话:“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有数据表明,美国牛肉上半年的增长量是780%,及时的补充了国内市场的需求,这其中当然也少不了雪王子的一小份功劳。


“危机”一词在大部分人眼里的确是一个贬义词,但是在陈辉看来,危机危机,在危险中才有机会。冷链的主要客户是餐饮企业,而餐饮是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这势必会发生连锁效应。大部分的冷链企业或静观其变或退隐江湖,但陈辉凭借敏锐的商业洞察力判断出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但没有收缩,反而做了扩张。


在经过几年的摸索后,雪王子在上海的冷库面积,由最初徐汇龙漕路的1000平方米,增加到现在的3万多平方米,数量也从1个冷库增加到了4个冷库,涉及范围包括青浦、嘉定、松江。其中,松江的雪王子冷库面积接近1万平方米,分冷冻、冷藏、恒温和常温4个温区,能一揽子解决客户的所有问题。




02

成熟的冷链解决方案,靠的是打铁先需自身硬



雪王子库区是多空区一体化,配送也是多工区共同进行,冷藏车有隔板、冷冻区、冷藏区,多温层的运送,既能保证食材的冷冻和包材的常温,还能减少门店收货的次数,节约了大量的精力和人员成本。这套方法论是陈辉在兼职配送员时悟出来的。


一般的管理者都是在上指挥,从大着手,但是陈辉为了能更好的了解客户的需求,把业务做扎实,就自己体验去做配送员,并从中摸索出一套方法,他在车内做了一个保温箱,把每一个客户的产品进行隔离。在最热的时候,在保温箱里加干冰,然后再加一个冷藏箱体,这样的双重冷链配送,虽然增加了一些成本,但整个运输质量提升了不少。对于一些对温度比较敏感的产品,比如冰激凌、慕斯蛋糕之类,雪王子能很好地的保证产品的形态和品质,在行业中有口皆碑。很多甲方企业对温度的要求非常高,产品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存在的风险比较大,很多企业就慕名而来,寻求和雪王子的合作。



“在上海,雪王子已经做出了一张名片,如果企业有在温度面前很“娇气”的产品,可以来找雪王子”。陈辉自信的说到。这样成熟的解决方案,行业里很多企业还没有做到。



  

除此之外,雪王子还提供餐饮商圈的小批量、多频次的订货;


“因为很多门店越来越缩小化,他们在商厦的位置,不足以支撑和存储更多货物,我们就充当了前置仓的作用,门店把货大批量存放在雪王子的仓库,然后,靠我们每天补货,既让门店腾出更多的经营面积,也避免了门店租仓库的麻烦,一举两得”。

虽然这种方法论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是雪王子内外兼修,经过不断地试错和探索,才总结出的生意经。


“因为从市场需求来讲的话,像我们服务的一些客户,最早期的一些食品工厂,包括一些进口贸易商,还是以自建冷库和车辆为主。在这个过程比较单一化,成本比较高,效率也非常低。于是我们就集合这些贸易商和食品生产商,形成共同配送的新格局,不仅降低了成本,也提高了整个运输的效率。”陈辉一直从客户的角度出发,寻找最优的解决方案。



据陈辉回忆,曾经有一位客户,他自有仓库和车队。但是陈辉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并快速的制定出一套方案,保证帮助他们降低25%的成本。陈辉的做法是,把客户仓库里所有的产品都搬到雪王子的冷库,并收购了他们的五辆车,整编了全部司机。3个月后,客户的整体财务报表出来,的确降低了20%的成本。


陈辉笑言,这属于“搭便车”模式——雪王子一天一辆车送20多家,比如到浦东香格里拉,那附近我们有7、8个店要送,对雪王子来说,无非是顺路带过去,成本非常低。


这种方案的制定也成为了日后雪王子工作的标准,陈辉要求员工一定要制定出那个“客户没有理由拒绝的方案”。



据开店邦了解,雪王子现在共有130辆配送车,因为用的进口的冷机机组,最普通的配送车造价也要接近20万元;如果是9.6米或15米的半挂车,造价能达到70-80万元;再高级一点,车头是奔驰或者沃尔沃,造价要达到100多万元。可见雪王子要在行业里雄起的决心。






03

突破发展瓶颈,靠的是以人为本的前瞻理念



有专家发表言论,我国冷链供应链尚不成体系,市场中各类服务商各自为阵、集中度较低,目前还没有头部企业产生。对此,陈辉表示,目前,上海乃至华东有很多冷链公司,能做到一两个亿已经算是大公司了。那会不会有大公司联合起来一起干“大鱼吃小鱼”?其实,已经开始了。比如,荣庆之前被韩国CJ集团(希杰集团)收购,然后又被卖给了资本。陈辉说,以后收购、并购还会继续,说不定就会出现几家头部企业。

  


问及目前雪王子在行业中的地位,陈辉坦诚地说道,“如果以金字塔来比喻,雪王子算是腰部企业”。每个企业在自身发展中都会遇到一些问题,尤其是当一个企业做到一定体量,资金和人才会成为企业前进最大的瓶颈。因为这个行业的工作人员,鲜有科班出身。包括陈辉,他在大学的专业是数控,和冷链并无交集。

  

开店邦了解到,目前我国在冷链行业人才图谱较为单薄,从业人员专业化程度不足,冷链作为专业细分领域,操作、流通、仓储等各个环节没有受到重视。

  

从去年开始,国内部分高校才有了冷链物流专业。

  

现在,雪王子已经和江西的一家职业技术学院达成合作意向,共同培养未来的冷链人才,旨在解决冷链行业相对野蛮生长,从业人员的素质相对偏低的诸多问题。





04

降低成本,不能以牺牲健康安全为代价



冷链流通环节众多,食品安全保障较低,虽然目前已提出各类流通标准,但在缺乏有效的市场监督情况下,投机取巧普遍存在,使得产品品质难以得到保证。

  

对于国外疫情持续,能否保证肉类产品的安全问题,陈辉给予肯定的答复。

  

现在,海关检查得很严格,再加上雪王子有自己做消杀的资质,在进仓库前都进行了严格的消杀。“而且张文宏医生说过,因为肉类传播的一例都没有。再加上食品都要经过高温烹制,基本没有问题。因此,新冠的问题,在仓库里就解决了。”陈辉补充说。



对于冷链物流成本的居高不下,陈辉深有同感,但他也说,雪王子绝不会为了维持盈利,采取间歇性的打冷方式。

  

开店邦了解到,由于冷链食品需全程持续性打冷以保持食品新鲜度,打冷费用及冷藏费用给物流运营商、仓储运营商带来了较高的运营成本,从而迫使各类运营商为维持盈利采取间歇性的打冷方式,保证自己的收益,从而进一步导致腐蚀率无法降低,形成恶性循环。


们做食品相关的行业,是良心行业,雪王子誓作食品安全的捍卫者和守护者。简单说,当我们带着自己的家人,去我们配送的餐厅,一定会坦然用餐,不会担心食品安全问题。如果我们连这个良知都没有,还谈什么基业长青?



陈辉表示,降低成本最终还是要靠规模,当你的体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的边际成本就会降低;让一个冷链公司真正赚钱的,不是前面节约了多少,而是配送过程中,人员优化节约的部分。



结语



虽然冷链是一个蓝海市场,但雪王子不想冒进。

  

尤其是在北京、上海、深圳、南京、西安、贵阳都有布局后,雪王子最终发现,人才和资源都出现了短缺。

  

换言之,触角伸得越长,对企业发展的影响也就越大。所以,雪王子最终会在战略上做聚焦,不会盲目扩大地盘。

  

但这也不代表对未来没有规划,只不过陈辉不想把话说得太大。况且,在创业伊始,陈辉就对自己的事业有了清晰的定位:做最有价值的城市冷链配送。再加上日臻成熟的整套配送方案,才使得雪王子在短短几年,不仅得到了客户的认可,更获得了同行的赞誉。


关键字:
0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点击换图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MORE
最近发布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