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听大咖说

中国的消费模式—“名”与“实”

2013-05-08      来源: |0     作者:

摘要:张国栋(音)出生在安徽的一个小山村里。尽管他文化水平很低,可他还是乘着中国经济改革的东风于1995年离开家乡开始北漂。一开始,他在天 安门广场卖皮带和打火机。后来,这种随处贩卖被取缔,他便和一些老家来

 

张国栋(音)出生在安徽的一个小山村里。尽管他文化水平很低,可他还是乘着中国经济改革的东风于1995年离开家乡开始北漂。一开始,他在天 安门广场卖皮带和打火机。后来,这种随处贩卖被取缔,他便和一些老家来的朋友们一起在北京秀水市场开始做小生意,将蔬菜和一些丝绸产品卖给附件大使馆的员工。

秀水街以低价售卖仿冒的名牌产品而闻名。在多次因为销售假货而被罚款之后,张先生最终决定改变策略。虽然Hello Kitty授权方很担心那些流通在市场上的假货,但最终还是被张先生劝服,市场会自我净化,而得到了正版hello kitty货品的经销权。20世纪70年代,这只白色的短尾猫首次出现在了人们的钱包上,现在,kitty已经成为可以和Mickey Mouse媲美的亚洲代表。现在,张先生的业务开展的很好。三月,秀水市场将信誉更良好的摊位集群到一起,他在三楼拥有了一间15平米的新店铺,比以前那间位于一楼的店铺大了5平米。张先生和许多秀水市场的摊主一样来自农村,他说他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能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

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国只是一个工业大国,而并非一个消费者的天堂。家庭消费占GDP的比重从2001年开始持续下降。这一个十年结束的时候,家庭消费仅占GDP比重的34%,不仅比韩国低了15%,而且比日本战后的最低水平还低了16%。即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的消费的GDP比重也没有低于50%很多。但是这一下降比例其实是具有迷惑性的,中国消费的增速实际上比任何大国都要快,只是快速的GDP增长掩盖了消费的增长。不管怎样,消费总是滞后于收入的,夏威夷大学的卡尔和南加州大学的威尔莫这样解释道。这一方面是由于人们选择用一段时间来中和他们的消费,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人们不愿意放弃他们已经习惯的生活方式。所以,虽然在2000年之后,中国的产出和收入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人们的消费习惯还是没有赶上这个提升。

文化人类学家杰奎琳研究发现,那些来自偏远地区,靠自己努力发家的商人们通常都不知道他们应该用这些新积累的财富来做什么。一对新来深圳的夫妇将浴室用瓷砖铺满了整个公寓,另一些抱怨说浴室的窗户没有农村厕所里的那种蓝色半透明的玻璃。一位以前从来没有住过比两居室更大的房子的购房者在买了一套六间房的公寓之后将其中的四间都装修成了餐厅。

但消费习惯正在发生变化。艾尔菲克说,在深圳,一种观点是“你买什么代表了你是什么”,所以新晋富豪们通过大肆购买来证明自己。他们喜欢购买仿巴洛克式华丽富贵的家具。在三亚,一个豪宅广告展示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身着低胸礼服的女人依靠在窗边,墙上挂着一幅拿破仑穿越阿尔卑斯山的画。

同时,也有一批越来越挑剔的客户,他们不喜欢徒有其表的排场,他们以他们对红酒,茶,咖啡的高贵品味而感到骄傲。现在北京出租车上的车载电视广告都是关于红酒知识的。“如何消费本身已经成为了一种消费品”艾尔菲克写道。

在过去的十年里,消费增长并没有跟上收入增长的步伐,中国GDP增长率在这十年中从10%减缓到了7%,所以,消费占GDP的比重必会自然上升。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一增长已经开始了。巴莱克资本的黄益平说,从2008年开始,官方统计数据已经不能反应消费支出的激增情况了。官方数据捕捉不到一些额外的开销,例如住房,租户要支付一大笔额外的租金,而有房者就没有这笔开支。

零售销售可以作为消费性支出的代表,其近几年的增长率已经远远快于GDP的增长。不幸的是,这些数据也没有把住房开销算在内。在中国,GDP包含了很多家庭消费以外的东西,例如政府采购,基础化学品之类的工业贸易。但是,就算把这些东西都排除在外,黄先生表示,消费仍在快速上升。

他认为开支以及其增长的水平很有可能被低估了。除去炫耀性的消费,很多收入和支出都逃开了税收人员和统计人员的法眼。在众多将我国隐性收入公布于众的研究中,一个由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的王夏楼(音)领导的是做的最好的一个。研究小组调查了四千名民众的收入以及花费情况。虽然与官方数字相比这些数据缺乏代表性,但这一结果更公正。在经过消除偏见的统计数据处理之后,王先生计算出的中国家庭可支配收入比2008年的官方数字140,000亿元高了93,000元。基于这一计算,王先生认为私人消费在2010年占GDP的比重为41%,比官方数字高了7个百分点。

这一计算不可能使每个人都信服,就算这些都是正确的。因为其中有一些别的因素,比较富有的人更易于受惠于隐性收入,这也许有助于说明为什么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如果隐性收入也计算在内,前十大城市的家庭比最底层的十大城市的家庭富裕26倍,而不是官方所说的6倍。这些数字让中国的经济失衡问题看起来没那么严重,但实际上社会不公平却在加剧。然后,还有一个经常被忽视的重要的消费力量:政府。自2009年来,政府消费(医疗,教育,补贴等)支出占GDP的比重一直在上升,但它依旧不能满足社会需要且分布不均。

错落有致的状态

虽然我国已经大大拓宽了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覆盖范围,但现在依旧只覆盖了30%的目标人群。同时,政府还扩大了医疗保险的覆盖面积,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显示,有95%的人已被纳入保险范围。与之前的60%相比,现在我国的医疗保险只需要患者直接支付35%的费用。但是这些发展仍旧是不平衡的,我国对城市工人,城市居民和农村人口仍执行着三套不同的计划,并分别由独立的市、县人民政府管理。三者之间的所需供款和所得福利有很大的差别。据经合组织介绍,在农村政府只为每人每年提供16元,这只能涵盖41%的病人护理成本。

在社会化的经济政策制定中,政府更倾向于本地化的策略以及零碎化的扩张。对经济改革来说这是行之有效,但是对社会政策来说,这并不能实现有效地风险共担。虽然控制住了财政成本,但是却让人们面临疾病的困扰和失去工作的焦虑。例如健康福利被封死了,病人在严重的病患中不能够得到保护。中国以医院为中心的医疗保健系统只为每22,000人配备一位全科医生。

老一辈的中国人生活在一个消费选择受到国家和工作限制的社会中,他们在国有食堂吃饭,在国家分配的宿舍或者公寓居住。这种生活虽然有些乏味,但在废弃这种“铁饭碗”的时候,政府却没能够提供有效的包括医疗保险和最低养老金在内的补偿。据世界银行统计,我国在各种社会保障方面的花费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7%。但是其他和中国收入水平相似的国家却花了12.3%在社会保障上。

合理的社会支出和个人消费是会相互促进的。据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介绍,我国不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是家庭将大部分收入存起来的原因之一。他们还发现,公共开销占GDP总量每上升1%,就可以刺激家庭消费占GDP总量上涨1.25个百分点,政府在健康事业上每多支出一元钱,就会带来两元的消费支出。

可是,在中国能这样自由的消费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能的。一旦投资发生动摇,个人消费不能够弥补这些,中国将出现一个巨大的需求空洞,并威胁就业和经济增长。如果投资率回落到2007年的水平,需求缺口将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以上。为了弥补这一点,政府今年将不得不花费约34000亿元,不然就要面临大规模的失业。这笔钱数目很大,大到只要其中的六分之一就可以为中国所有贫困人口每天多提供两元钱。这说明,中国有巨大的生产潜力,但是要充分地将他们调动起来需要很大的花费。

另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能够刺激消费的措施就是废除户籍制度,因为户口限制了农村人口在他们工作和生活的城市中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没有户口让新移民们没有归属感,所以他们不愿意花钱。 中央财经大学,复旦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的几位教授调查发现,没有城市户口的新移民比城市人口的消费少了30%。秀水市场的张先生就是一个受制于制度缺陷的典型代笔。他17年前来到北京,现在拥有了自己的一间房子,生了一个儿子,经营着一个生意,还有一个特许经营权,但是他依旧没有一个北京户口。

虽然拉动消费的不是只有购物,但是我国长期以来消费不振却是事实,作为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当中的其中一架,消费对经济的贡献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刺激消费拉动内需提了很多年了。各种政策措施实施了很多次,可是刺激消费却名至实难归。贫富差距大,他们生活拮据,没有钱花;社会保障不完善,他们后顾之忧频频,有钱不敢花;精神建设于物质增长不平衡,他们消费意识和习惯陈旧,不会花钱;缺乏归属感,他们不能融入所生活的城市,不愿意花钱。刺激消费,名至实难归。

\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中阅读这篇文章,如果能得到您对本文的意见,这将对提供投资开店的质量将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参与到我们的网站中来,这样我们的网站才能体现他们的想法和需求,展示他们的成功投资开店案例。您的意见将参加我们的读者意见年度评选活动。E-mail:kaidian@cyzone.cn

关键字: 母婴
网友评论
登录发表评论
点击换图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MORE
最近发布 / MORE